在中国,融资租赁的本质其实是金融,2018年融资租赁监管职责划入银保监会,符合了当前金融业统一监管的趋势,融资租赁行业涉及到实体经济与新时代国家发展战略高度契合。央行行长易纲曾说过,金融的利润来自于资金收益、风险收益与提供服务,易纲强调金融的本质是竞争性服务业。

从2007年租赁开始井喷式扩张,注册融资租赁公司超过10000家,但大部份是寻找套利或资金错配的收益。所以大多数租赁公司基于重资产低毛利的特性,平均ROE多在10%左右徘徊,能到15%ROE算是优秀了。譬如租赁一般是中长期,而银行资金因为流动性传导的堵塞,监管的偏好,大多是短期资金,所以寻找资金错配的收益。

整个租赁产业赚取真正的风险与服务的收益其实是很少的,近年来财权事权日渐向中央倾斜,地方财政收入增量有限。

行业在2018年开始也纷纷找寻转型机会,包括汽车金融、供应链金融、小微租赁等等。而小微租赁的对标龙头企业,仲利国际长年高于20% ROE与4.5% ROA与低资本的消耗,与在2018年亮丽的经营成果也成为重点关注的对象。资产规模是其它龙头企业的十分之一不到,但营业收入等量,净资产收益率是其1.5倍。高达3万家的客户规模更是对实体经济有显着的贡献。

很多人以为市场上做小微的只有一家公司,其实市场上很多是长期默默的在经营这块市场,包括金租都有,也很多人认为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低,肯定风控难度高。其实我观察到的目前市场上以小微为聚焦的租赁公司,大多不良率控制的妥妥当当,有的经营回租型小微,经营五六年以上非常保守的经营,甚至没有不良。

以小微市场的平均不良率来说,在2018年景气波动时也没有显着的上升。因为小微只要获客得当,是相对于大型项目更容易穿透的。譬如小微企业大多比较专注本业,很多做了一辈子就一种产品,比上市公司动不动就数十家或上百家关系企业,各种多元性投资,穿透起来自然相对容易。

大家都知道小微企业具有高度信息不对称的特性,但高度信息不对称仍是有?裳暗,只是需要与大型项目差异化的风控手段,譬如更要注意软性质的因子。只是信息不对称终究是很难被消除的,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弱也是普遍情况,所以风险定价是不可避免的,产业有周期,景气有波动,实控人去澳门一趟公司就没了,去美国学习一周股价就能掉一半,什么事都有不可预期的事发生,我们这行没有天才,或专业高到能事先趋吉避凶,风控不是占卜,只有做好量化信用风险管理,用资产组合的角度来控制风险。

风险定价的原理其实就是要用比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 下一页